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感说说 > 文章

魔兽世界原创同人短文《归乡》 临终的加尔鲁什

日期:2019-07-09?|? 作者:本站原创?|? 123 人围观!

魔兽世界原创同人短文《归乡》 临终的加尔鲁什

连续两个版本作为大反派出现的加尔鲁什,在《德拉诺之王》资料片里,最终还是于一对一的对决中被萨尔处决。 他死去的地方就在纳格兰加拉达尔外不远处的元素王座,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故乡,也是他踏上部落酋长之路的起点,而今也成为了他生命的终点。 连续两个版本作为大反派出现的加尔鲁什,《德拉诺之王》资料片里,他最终还是在一对一的对决中被萨尔处决。 地点就在纳格兰加拉达尔外不远处的元素王座,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故乡,也是他踏上部落酋长之路的起点,而今更是成为了他人生的终点……这篇由玩家theronduan创作的短篇《》以加尔鲁什的第一视角,描绘了他在临终前一刻的内心感受,其中有迷惑、有彷徨、有悔恨,更多的则是一种解脱。 《》站在黑门历33年向回望,35年前的纳格兰和风轻拂。 风中裹挟着祖母的轻语和兽骨风铃的低鸣,加尔鲁什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,在祖母的臂弯里沉沉入睡。 加尔鲁什,骄傲的纯血兽人,他有着一个曾让他感到困惑厌恶,却又让他骄傲的姓氏——地狱咆哮。

纯血兽人的生命正在迅速消退,澎湃的力量从他的躯体里逃走,逃回这块熟悉的故地,征战数载,终于归乡,如同先烈——以死亡的方式。

“或许当初我就不该将你带进艾泽拉斯,你只属于德拉诺,只属于纳格兰。

”倒在地上的兽人已经听不清萨尔的喃喃低语,眼中的骄傲已经涣散,只剩碧蓝星空的流光倒映。 大地在震颤,乌达戈,大地之怒挪动沉重的身躯向这边靠近,它的身后是其他三个元素之怒。

背部传来鲜明的起伏感,让兽人想起了第一次面对戈隆的时候。 那时他不过是个心怀畏惧的年轻战士,强壮的戈隆踏在地上的脚步,也是如此沉重,在短兵相接之前,加尔鲁什便转身逃走了。 玛格汉兽人从不缺乏直面死亡的勇气,但他却畏惧自己,他的心中住着一个恶魔,让他又爱又恨。 那个恶魔是他的父亲,格罗姆·地狱咆哮,第一个喝下腐化之血的兽人。 “只有懦弱的爬虫,才会借助外力来战胜自己的弱小!”那时的加尔鲁什是如此痛恨自己的父亲,他甚至害怕自己内心也有懦弱的传承,会在将死之时爆发出来,让自己变得跟他一样,软弱地渴求外力。

所以,他逃了,毫无荣誉感地逃了。 他痛恨自己的软弱,也痛恨给予他软弱的父亲,那个名字就是一片阴郁的云,永远停在他的头顶,遮住了纳格兰和煦的阳光。 直到萨尔到来,加尔鲁什才认识到事情真相,原来,心中那个懦弱的背影是那般伟大。

“格罗姆·地狱咆哮,他不是软弱的懦夫,是玛格汉的英雄,是兽人的英雄,是部落的英雄。

”萨尔当年的话还在加尔鲁什脑海中回荡,也正是在那一天,他第一次抬起低垂了一生的头,看到了纳格兰的天空,那份美丽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,正如现在倒映在他眼中的那抹蓝色。 从那之后,他一直抬着高傲地头颅,不曾低下。 “家乡真美,父亲。 ”加尔鲁什轻轻地呢喃,却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来。 兽人感到身体里的热量在流失,周身变得寒冷起来,如同那该死的诺森德,那些该死的亡灵骷髅,该死的蛛魔,该死的联盟,该死的人类王子,在他的利斧面前,都毫无招架之力。 兽人感到身体变得轻盈起来,如同羽毛一般飘忽,就像在地精飞艇上巡视部落的部队,属于自己,属于加尔鲁什·地狱咆哮的部队,无论是联盟,还是暮光教徒,在他和他的部队面前都不堪一击。 兽人眼里的光芒黯淡下来,他只看到一片血与火,火焰吞噬了房屋,残躯和鲜血让大地变得鲜艳,平民的哭喊,婴儿的啼鸣,兽人都充耳不闻,他行走于尸山血海间,步向远方的胜利。 “要赢得战争,就必须比战争更残酷。

”“愚蠢的家伙只知道用仁慈来掩盖懦弱,他们不愿意让鲜血沾染手心,那就让我来。 ”“我真的错了吗?没有!只是他们狭隘的眼光看不到这条道路终点的和平罢了!”“对不起,父亲,我,失败了。

”加尔鲁什的意识恍惚起来,他觉得自己正躺在祖母的怀抱里,温暖的阳光拂过他棕色的脸颊,祛除身体里的冰凉,让他想要沉沉睡去,睡很久,很久……“欢迎回家,小加尔鲁什。

”“故乡的味道,真好。

”纳格兰小吼之死过场动画:(责任编辑:admin)。


情感婚姻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am6633.com情感婚姻-情感咨询 All Rights Reserved.

返回顶部